一瓮银元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1-15 15:03
  • 人已阅读

  这天,程小刚像往常一样,按时来到公交车站等车。车来了,大家依次上车,程小刚是最后一个。投币的时候发现既没带公交卡,兜里也没有零钱。原来,这几天突然来了股寒潮,气温骤降十几度,出门前就把准备拿去干洗的羽绒服又穿上了,自然分文没有。这时,车子也发动了,程小刚抱歉地对司机说:“对不起,我忘带零钱了,等下次乘车给您补上。”司机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,脸也不转地说:“上车自动投币是公司规定,您不投币我有权拒载。”程小刚说:“我是个有信用的人,说到做到。要不整钱您给找开。”说着就拿出了100元。程小刚习惯把大钱放到屁股兜里,虽说没零钱,整钱却有上千元。司机说:“就一元的票你拿100元的找零,谁知道您是不是串换假币,再说公司也规定,司机不准接钱,我一接钱就算违规了。”程小刚说:“要不我押点东西在这里。”摸了摸兜,除了手机只有一个电动剃须刀。因为有业务,手机是随时不能离手的,就把剃须刀递了过去,司机说:“我一个女的要那个干什么,万一你不来赎,砸在我手里算什么事啊?”

  

  说话间,下一站就要到了,司机说:“请下去吧,这一站地就算你白坐了。”程小刚说:“一个车次间隔20分钟,我等下一趟就迟到了。”司机说:“你不会坐出租?”这时,有个阿姨开口说:“姑娘,我看这个小伙子不像耍无赖的,您就让他欠一回,要不我替他投一元。”

  

  谁知程小刚倔脾气上来了,乘客的友善又让他感到非常温暖,就对那阿姨说:“谢谢大妈,我有钱。”说着对司机说:“我投100元行不行?”司机说:“投币不找零您是知道的,自己愿投你随便。”程小刚就说:“但我有个条件,以后上车的99名乘客是我请客,我要随车记录人数。”司机说:“随你便。”

  

  车到了终点站,程小刚还坐在车上。司机问:“你怎么不下?”程小刚说:“刚才我数了,免费上车的才63名,还差36个呢,我要接着记录。”司机也无可奈何:“随你便。”

  

  车又往回返,程小刚还在车上接着数,只要有人上车他就告诉:“今天我请客,你们不用买票。”等包括自己够100人,这才下了车,一看表已经接近10点了。赶紧打出租上班,一进门就被告知:“你迟到两个多小时,按规定扣工资100元。”

  

  这件事本来就结束了。因为公交车是大循环,并没有固定的时间,程小刚只是偶然遇见她,见了面都会心地一笑,算是互相打趣。谁知冤家路窄,有人给程小刚介绍了个对象,等赶到约定地点,和女方一见面两人竟然大笑不止,把介绍人反闹糊涂了:“你们原来认识?”她就是公交车上的那位司机。

  

  后来,两人还真成了两口子。程小刚对媳妇很尊重,凡事都是老婆做主。但遇见小刚坚决反对的,媳妇也会顺着他。因为她知道,这小子犯起浑来,会用合理合法的手段顽强抵制。

上一篇:唐朝的声音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