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次 我就这样给了男上司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1-15 15:03
  • 人已阅读

? ? ?我写过一些婚外恋的倾诉故事,不少读者在看到文章后给我打电话讲自己的看法。这些读者有经历类似的妻子,也有处境相同的第三者。

?

在面对感情的时候,我的态度是中立的。我不会因为一份感情是婚外恋就鄙视它,也不会因为一个女人做了第三者而对她不屑。

?

所以,当小柔对我讲述她的故事时,我对这个声音柔和的女孩子充满了近似好感的同情。

?

我先收到了小柔的一封E-mail:

?

  安心你好:

?

  我经常看你写的情感故事,只是没有勇气给你打电话。我见过不少老公有外遇的妻子的倾诉故事,每看到那样的故事,我心里既歉疚又害怕,因为,我是个第三者,我爱的那个男人有老婆孩子……

?

  每当这种情况发生之后,妻子永远都是被同情的,受谴责的只有第三者。可是,有人考虑过第三者的感受吗?

?

  我是真心付出感情的,我也不想破坏他的家庭,不想伤害任何人。爱上一个有家庭的男人是痛苦的。

?

  也许会有人说,这都是自找的,可是,有几个人能冷静理智地把握好自己的感情呢?很多事情是开始没有预料到、付出后却无法收回的。

?

  我的故事也许不会有人愿意听,我的心情也不会有人理解,更不指望有人同情和喜欢我。

?

  我不是为第三者找理由开脱,只是想真实而真诚地倾诉一下自己的经历和感受。

?

  也许,有的女人做第三者有其他的目的,可是我想,很多时候,她们付出的不一定比做妻子的少,她们承受的委屈也许比做妻子的还要多……

?

  作为女人,爱和被爱的女人,无论是谁都不容易。爱情本身是没有错。

?

  那是在三年半以前,2004年的三四月份。那时候我还没大学毕业,正是毕业实习的阶段。实习的公司离学校不是很近,于是,中午我通常不回学校,午休时间就在公司上网聊天。

?

  子风(化名)就是我那时在网上认识的。比我大10岁的子风和我聊得很投机。他是个博学而幽默的人,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部门经理,小有成就的中产阶级。

?

  实习结束后,我开始为工作的事四处奔波。那段时间,我经常到网吧上网,对子风讲述自己找工作过程中的酸甜苦辣。我家在外地,一个人在济南求学,在这个没有任何亲戚朋友的城市,子风好像成了我的精神支柱。

?

  让我对子风产生心动的,是我工作的事。

?

  2004年5月中旬的时候,子风要我的个人资料,我从网上给他发了过去。说实话,虽然在网上和子风是无话不谈的好友,可我却从未想过在现实生活中他能帮我什么忙。一直觉得,他能做我一个心灵上的知己就很好了。

?

  一个月后,子风提出见面的要求。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,聊了几个月,我早就想看看他究竟是怎样的人了。

?

  不可否认,子风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。那天他穿了一身驼色的休闲装,高高的个子,浅浅的笑容。子风请我吃饭,饭桌上,他拿出一份合同,对我说:“如果对我们公司感兴趣,签合约吧。”

?

  我呆了。看着那份多少同学都梦寐以求的合约,简直不敢相信是真的。

?

  子风说,在公司他说话还有一定的份量,加上我的表现和成绩都很好,“只要你愿意。”他停了一下,笑着说,“这就算面试了,我对你完全满意。”

?

  我既感动又害羞,握着那份合约,不知道说什么。

?

  毕业后,我直接到子风那家公司上班。

?

  子风对我很照顾,不但是业务,生活上也是。为了证明子风的选择没有错,我十分努力地工作,不到一年就成了和我同时进公司的同事之间的佼佼者。

?

  虽然在一个公司里工作,我和子风还是习惯在网上聊天。平时我们是界限分明的上下级关系,在网上却是无话不谈的好友,我可以冲他撒娇耍赖,甚至骂他"猪头"。

?

  我住在公司的单身宿舍里,子风时常在快下班的时候给我打电话,问我工作是不是顺心,生活上需不需要帮助。

?

  他不忙的时候,还会带我出去吃饭、喝茶。我觉得自己就像那个灰姑娘,子风给了我那双水晶鞋。

?

  慢慢地,我对子风的感情开始发生转变。

?

  那次生病改变了我和子风之间的关系。2002年春天,我得了重感冒,高烧39度,在诊所挂了三天吊瓶都不见好。

?

  于是,我只好请假去了大医院。住院第二天的上午,子风出现在我身边,他说在网上看不见我,打电话一问才知道我住院了。

?

  一直没人陪、没人问的我,在看到子风关切的目光时,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?

  那几天,子风一直在医院陪着我。他每天到公司待上个把小时就跑到医院,给我买来鲜花、水果和我爱吃的零食,每顿饭还亲自开车跑很远的路给我买回来,说医院的饭不好吃,“让我来疼疼你这个没人管的可怜丫头吧!”

?

  我撒娇,让子风喂我吃饭,他笑着答应。当他一口一口把饭菜喂到我嘴里的时候,我听见心底一个声音在对自己说:“你爱上这个男人了。”

?

上一篇:独处与相处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