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公斤的体恤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1-15 15:03
  • 人已阅读

  小梅中专毕业,找了半年工作,最终做了一名牙膏推销员。每天她早出晚归,微笑着敲开一扇扇冰冷的门,可迎接她的总是一张张狐疑的脸和冷漠的关门声。  一天,小梅又被人推出门来,她失魂落魄地走在马路上,泪如泉涌。  在租房附近,她看見一个收废品的老人,站在杂物狼藉的板车旁。天气燥热,老人的汗水滴滴答答,湿透了发黄的旧汗衫,他的黑布鞋前面裂了口,露出半个大脚趾。  小梅忽然有种"同是天涯沦落人"的感觉。她想到家里的废报纸刚好需要处理,就请老人上门。她喜欢读书看报,偶尔也写点文章,只是从未发表过。  老人熟练地将报纸一沓一沓塞满麻袋,再抽出背上插着的一杆秤,用挂物钩钩住,费力地提起来。报纸有点沉,他的脸都涨红了,但他让秤尾巴翘得高高的,随后对小梅说:"姑娘,10公斤。"  小梅一愣,这么多报纸怎么可能只有10公斤?她很快拿出自家的小地秤,将麻袋放上去一看,有20公斤!老人竟少秤了一半!  小梅抬起头,立刻就想赶老人出门。可就在那一刻,她的眼神扫过了老人耷拉下来的手,那手布满伤口和皱纹,分明是一双饱经沧桑的手。此时,那双手正难受而尴尬地互相纠缠着,紧握着,指尖都已发白。  小梅的心疼了起来,停了几秒,她把麻袋挪过去,若无其事地说:"没错,就是10公斤。"她转身打开破旧的小冰箱,拿出仅存的两支绿豆冰棍,塞给老人一支。  老人吃惊不已,摆着双手,连说不要不要,小梅笑着说:"天太热,吃了凉快。"  老人掏出一把零零碎碎的钱,小梅只抽走两张5元的。  老人欲言又止,终于一手拿着冰棍,一手提着麻袋,匆匆离去。  一个星期后,小梅在自家的门边发现一小袋荸荠,刚刚洗净泥巴,湿润而芳香,下面还有一封信,字迹很童稚,地址来自某某小学一年级甲班,信封里是一幅笨拙的蜡笔画:一个扎两根辫子的女孩,正在给一位白发老人冰棍。画的下面还附着简短的几句话:  "大姐姐:我的爷爷最近每天都会说到你。爷爷说谢谢你的冰棍,你的好心。爸爸妈妈出车祸后,爷爷只好到处收废品卖钱,给我买铅笔和练习本,一年多了,你是第一个对他这么好的人。爷爷还让我告诉你,他已经换了新秤……"  小梅捧着信反复地读,眼眶热热的。她写了封回信:"小朋友,荸荠很好吃,画也很好看,不过,你没见过姐姐,画得不太像!所以,周末你带爷爷来我家吧,姐姐给你和爷爷做好吃的……"  到了周末,爷孙俩果然来了。老人穿着白衬衫,带着7岁的孙子,提着新鲜的蔬菜,高高兴兴地来了。尽管男孩的小背心和短裤都打着补丁,可他非常开朗活泼。可见,虽然贫穷,虽然失去了父母,他仍然是在满满的爱当中成长。小梅庆幸,那天未曾伤害到老人。  当晚,小小的出租屋里充满了欢笑。从此,每个周末小梅都会和祖孙俩聚聚,吃几个家常小菜,泡一壶红茶……  而小梅继续她的推销生活,在冷眼中坚持微笑,坚持写温暖的文章。一年后,她带着自己发表的作品,应聘成为一家杂志社的编辑,并搬到了明亮的新家。周末她依然和祖孙俩相聚,并执意资助男孩读书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